家里的老房子已经盖了七八十年,也将被《纽约时报》抛弃

老爸终于要把老宅子翻盖了。

这是有七八十年的老房子,是那种用泥堆的老房子。我的童年就是在这样的老房子度过的。

今天下午看了这些,突然感想和回忆太多,如泉涌,如水泻,不可止。于是借这个平台记录一样,留个回忆。

这个是堂屋,翻盖的房子是这个前面的南屋

这种房屋在当时,应该是算不错的了,但是随着经济的发展,人民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周围都盖上了楼房,这样的房子就显得格格不入了。但是因为还有其他房子也住不着,所以就一直放着。

先来看一看老房子里的老物件。年轻人真的不认识。

播种的工具

这是当年干农活的工具,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能够认识它。它叫jiang子。我也不知道应该用哪个字,就用拼音来代替。这就是播种的工具,把小妹放在上面的容器里,然后一人拉着走,一人在后面控制方向,并左右晃动,让种子顺着两条插入土中的管道留下来,就完成了播种。

运输工具:脚车子

这是当时的运输工具,脚车子,也就是独轮车。一个轮子转动,两边放东西。当年沂蒙山区老百姓支援前线送物资就是用的这种独轮车。

石磨

这是石磨,磨面子用的。我们农村的主食是煎饼,面子就是用这个磨出来的。小时候,总是天不黑爸妈就起来磨麦子,就是围着这个转动,把麦子磨成面糊,用来烙煎饼。

当时我们姊妹仨人上学需要带煎饼,需要带上一周的量,男孩子吃得多,得带30多张,加上留在家里吃的算下来一次得烙150多张。就是这个保证了我们上学的后勤工作,当然还有老爸老妈的辛勤劳动。

当时老妈疼我,总会在最后给我烙一个鸡蛋煎饼,好好吃。

这种是机器煎饼,人工煎饼的图片都不好找了

当时老爸最自豪的就是把我们仨都培养出来了,工作还算可以吧,不用面朝黄土背朝天,都在城里工作,也就是那时人说的吃过国库粮的人。那是别人相当羡慕的,因为有的人为了招工,需要城里户口,托人需要花钱才能办的。

老爸是一名小学教师。原来他一直说,咱家没有做生意的,我当老师,只能把你们都培养出来了,心里还总是能感觉到比做生意的强的那么一点点的。

社会在发展,人类在进步。随着大批年轻人去经商,当时我们这就是贩卖银杏树,好多家庭都发家致富了,都盖上了楼房,开上了汽车。老爸的心里也发生了变化,读书难道真的不如做生意吗。

虽然自己的孩子在城里都买了房,也买了车,但是老家的房子还是挺旧的。翻盖的是一处老宅子,我家现在住的是另一套房子,也有点老了,但是砖瓦房。

在农村,不盖个楼房,总觉得日子过得不咋地。我猜这是老爸的想法,其实这个也是最直接的就能看到的。

于是,五一节日前,终于动手了。开始翻盖。

一楼封顶

房子都快盖完了,我还没回家一趟呢,因为口罩的原因,也不敢乱跑,其实就是我懒。准备假期回家一趟,看一看老房子,看一看新房子。

就像老房子一样,总归会被时代抛弃。所以我们要跟上时代的步伐,努力工作,努力挣钱,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做一个对家庭负责的人。

这就是我看到图片,突然的回忆,想写出来,给自己看,也想分享给手机前的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