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吉游戏》让孩子们绽放童心

在福建省福州市金安区第三实验幼儿园西园分院一楼的玩具室里,有许多特殊的玩具——十几根不同长度的绿竹。其中一些从中间切下,从接缝处移除,并进行精细抛光,以平滑所有锐边和锐角。这些竹子是由公园里的女老师从山上砍下来运回来的。每个处理环节都由他们和保安完成。这需要很多努力。

在福建省福州市晋安区第三实验幼儿园西园分部一楼的玩具房里,有一批特别的玩具——十几根长短不一的青竹,有一些从中间剖开,剔除节隔,并经过精细打磨,磨平了所有的尖刺棱角。这些竹子是该园女教师专门去山上砍了运回来的,每一个加工环节,都是她们和保安亲手完成的,颇费了一番功夫。

这些竹子有什么用呢?何以让一帮女教师撸袖上阵大费周章?

活动课的时候,谜底揭开了——孩子们三五成群地搬走这些竹子,有的搭建管道运水运球,有的搭成弯弯绕绕的迷宫,有的干脆天马行空地把竹子当作飞天扫帚……简简单单的竹子,在孩子们手中有了十八般玩法。

“我们主张为孩子们提供各种低结构或无结构的材料,让他们充分发挥想象力去开发用法,让游戏回归本真。这也是‘安吉游戏’的理念。”晋安区第三实验幼儿园教育集团总园长于惠闽说。

记者了解到,自2020年12月成为福建省首批“教育部‘安吉游戏’推广实验区”以来,晋安区就开始学习借鉴“安吉游戏”。如今,3所试点园已逐渐形成具有晋安地域特点的“安吉游戏”推广模式。

突破传统,才有无限可能

一年来,晋安区榕博幼儿园鹤林分部的教师们创设自然野趣的游戏环境,把沙池、水池、小山坡等都开发利用起来,连通了室内外游戏区域。一草一木、一石一树都成为游戏场上随处可用的游戏材料。

课程设置上,该园保障每天一个小时以上的户外自主游戏时间,并在其中渗透“安吉游戏”精神,让孩子有充足的时间去游戏。

谈起园所的课程,晋安区榕博幼儿园教育集团总园长林云芝说:“借鉴‘安吉游戏’理念,我们突破传统的预设和集体游戏模式,坚信大自然就是‘活教材’,让孩子们在自主开放的游戏中,自然互动、大胆探究、勇敢创造。”

同样的变化也发生在晋安区鼓山中心幼儿园桂湖分部。这是一所位于山区的幼儿园。“老师放手后,孩子更喜悦,更投入,他们会自主调整游戏玩法,会对游戏进行表征和反思等。”鼓山中心幼儿园教育集团总园长陈春艳说,孩子们学会在滚筒上走后,还会试着倒退走、在滚筒上抛接球等,现在孩子们每次活动后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回到班级分享并记录自己当天的活动。

放手游戏,看到师幼成长

“安吉游戏”倡导教师“管住手,管住嘴,睁开眼”,在孩子游戏的过程中去观察记录孩子的言行,分析孩子的心理发展规律,发现教育发生的过程。

在一次次的观察与发现中,教师逐渐成为一个研究型的指导者。什么时间点介入游戏,怎么引导孩子自我发现,都是考验教师理论知识水平、教学策略智慧的重要标尺。

除了3所试点园在教研方面不断发力,晋安区教育局也为“安吉游戏”本土化提供了丰富的教研支持。依托福建省内的幼儿游戏专家、福州市中心教研组、区名师工作室等三级联动组织,晋安区成立了游戏课程实践专项小组,研讨幼儿园游戏发展现状,立足实践推动多维度课题研究,通过观摩、专题培训、模拟教学等方式,构建高效的联动式教研机制,建立高质量的专业化师资队伍,重塑“教育”与“游戏”的关系。

晋安区榕博幼儿园鹤林分部作为开放主场承接了2021年度第十六场福建省级教育教学开放活动,以“安吉游戏”为切入点聚焦幼儿园游戏化课程建设与教学探索,通过现场研讨和线上直播参与研训的人数高达42万。

有温度,更要有力度

晋安区地处福州东北部,是福州市最大的辖区,其中山区面积占比高达77%,因此学前教育发展呈现出“公办强民办弱、城区强山区弱”的不均衡现象。为不断满足人民群众“上优质园”的需求和期盼,晋安区构建城乡一体化办学模式,引入省、市优质学前教育资源,成立了8个幼教集团,秉持从“幼有所育”向“幼有优育”发展的基本思路构建学前教育生态。

“安吉游戏”理念为晋安区学前教育改革提供了广阔的生长空间,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全面推进科学保教,晋安区拿出了有目共睹的支持力度。

“我们基于城区儿童发展特点、乡镇生态环境特点和山区材料构建特色,确立3所试点园,以点带面将学前教育改革根植于整体规划之中,形成三片一网的联盟圈推广模式,引领辐射城区园、山区园和民办园。”晋安区教育局幼教科相关负责人表示,区政府还联动各乡镇和行政村,提供支持学前教育改革资金500多万元,用于游戏设备购置、室外游戏环境改造等。

循道而行,功成事遂。

今年1月,教育部基础教育司通报了2021年度全国基础教育优秀工作案例,晋安区报送的工作案例“福建晋安区以游戏为抓手,促进幼教回归本真”成功获评。

有效的措施构建了有温度的学前教育体系,短短3年,晋安区的城乡幼儿园在改革中不断提升办园水平,冲击省、市、区级示范园的达20多所,逐步推动了全区学前教育向高质量发展。

《中国教育报》2022年05月15日第1版

作者:本报记者 黄星 通讯员 倪舟燕

这些竹子有什么用呢?何以让一帮女教师撸袖上阵大费周章?

活动课的时候,谜底揭开了——孩子们三五成群地搬走这些竹子,有的搭建管道运水运球,有的搭成弯弯绕绕的迷宫,有的干脆天马行空地把竹子当作飞天扫帚……简简单单的竹子,在孩子们手中有了十八般玩法。

“我们主张为孩子们提供各种低结构或无结构的材料,让他们充分发挥想象力去开发用法,让游戏回归本真。这也是‘安吉游戏’的理念。”晋安区第三实验幼儿园教育集团总园长于惠闽说。

记者了解到,自2020年12月成为福建省首批“教育部‘安吉游戏’推广实验区”以来,晋安区就开始学习借鉴“安吉游戏”。如今,3所试点园已逐渐形成具有晋安地域特点的“安吉游戏”推广模式。

突破传统,才有无限可能

一年来,晋安区榕博幼儿园鹤林分部的教师们创设自然野趣的游戏环境,把沙池、水池、小山坡等都开发利用起来,连通了室内外游戏区域。一草一木、一石一树都成为游戏场上随处可用的游戏材料。

课程设置上,该园保障每天一个小时以上的户外自主游戏时间,并在其中渗透“安吉游戏”精神,让孩子有充足的时间去游戏。

谈起园所的课程,晋安区榕博幼儿园教育集团总园长林云芝说:“借鉴‘安吉游戏’理念,我们突破传统的预设和集体游戏模式,坚信大自然就是‘活教材’,让孩子们在自主开放的游戏中,自然互动、大胆探究、勇敢创造。”

同样的变化也发生在晋安区鼓山中心幼儿园桂湖分部。这是一所位于山区的幼儿园。“老师放手后,孩子更喜悦,更投入,他们会自主调整游戏玩法,会对游戏进行表征和反思等。”鼓山中心幼儿园教育集团总园长陈春艳说,孩子们学会在滚筒上走后,还会试着倒退走、在滚筒上抛接球等,现在孩子们每次活动后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回到班级分享并记录自己当天的活动。

放手游戏,看到师幼成长

“安吉游戏”倡导教师“管住手,管住嘴,睁开眼”,在孩子游戏的过程中去观察记录孩子的言行,分析孩子的心理发展规律,发现教育发生的过程。

在一次次的观察与发现中,教师逐渐成为一个研究型的指导者。什么时间点介入游戏,怎么引导孩子自我发现,都是考验教师理论知识水平、教学策略智慧的重要标尺。

除了3所试点园在教研方面不断发力,晋安区教育局也为“安吉游戏”本土化提供了丰富的教研支持。依托福建省内的幼儿游戏专家、福州市中心教研组、区名师工作室等三级联动组织,晋安区成立了游戏课程实践专项小组,研讨幼儿园游戏发展现状,立足实践推动多维度课题研究,通过观摩、专题培训、模拟教学等方式,构建高效的联动式教研机制,建立高质量的专业化师资队伍,重塑“教育”与“游戏”的关系。

晋安区榕博幼儿园鹤林分部作为开放主场承接了2021年度第十六场福建省级教育教学开放活动,以“安吉游戏”为切入点聚焦幼儿园游戏化课程建设与教学探索,通过现场研讨和线上直播参与研训的人数高达42万。

有温度,更要有力度

晋安区地处福州东北部,是福州市最大的辖区,其中山区面积占比高达77%,因此学前教育发展呈现出“公办强民办弱、城区强山区弱”的不均衡现象。为不断满足人民群众“上优质园”的需求和期盼,晋安区构建城乡一体化办学模式,引入省、市优质学前教育资源,成立了8个幼教集团,秉持从“幼有所育”向“幼有优育”发展的基本思路构建学前教育生态。

“安吉游戏”理念为晋安区学前教育改革提供了广阔的生长空间,坚持以游戏为基本活动,全面推进科学保教,晋安区拿出了有目共睹的支持力度。

“我们基于城区儿童发展特点、乡镇生态环境特点和山区材料构建特色,确立3所试点园,以点带面将学前教育改革根植于整体规划之中,形成三片一网的联盟圈推广模式,引领辐射城区园、山区园和民办园。”晋安区教育局幼教科相关负责人表示,区政府还联动各乡镇和行政村,提供支持学前教育改革资金500多万元,用于游戏设备购置、室外游戏环境改造等。

循道而行,功成事遂。

今年1月,教育部基础教育司通报了2021年度全国基础教育优秀工作案例,晋安区报送的工作案例“福建晋安区以游戏为抓手,促进幼教回归本真”成功获评。

有效的措施构建了有温度的学前教育体系,短短3年,晋安区的城乡幼儿园在改革中不断提升办园水平,冲击省、市、区级示范园的达20多所,逐步推动了全区学前教育向高质量发展。

《中国教育报》2022年05月15日第1版

作者:本报记者 黄星 通讯员 倪舟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