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儿照片

陈峰捂住他那火辣辣的脸颊,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害怕沈晓霞会继续发疯,所以他一站起来,就匆匆后退了几步。他惊恐地看着沈晓霞,喊道:“你这个女人怎么了?”。

Home

沈小夏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指着陈枫说:“你自己刚刚对我做过什么你自己知道我说你才是神经病搞这样的恶作剧。我沈小夏告诉你下次你再敢这样看我还不抽死你。”她脖子上的青筋完全凸了起来像一道一道青色的虫子趴在粉白的脖子上。

陈枫毫不示弱地继续吼道:“你这个神经质的女人刚刚我一直在这个房间我有对你做过什么吗?要神经就赶紧去精神病医院。我实在受不住你这个变态的女人了。”

沈小夏突然嘿嘿冷笑说:“好我就知道你不肯承认你看看这是什么。”沈小夏举起左手抓着的手机高高地举起来。

朱涭灵和周庆羡以及陈枫往手机的屏幕看看到沈小夏手中的手机屏幕中显示一条彩信那是一张相片。相片上面是一张苍白色的婴儿的恐怖的脸。巨大的白色婴儿的脸庞脸皮上叠着一层一层褶皱以及坑坑洼洼的肉瘤黑色的眼睛黑黝黝的如同两个深不可测的洞穴。在小小的屏幕中婴儿惨白的脸散出浓烈的杀气冷冰冰的杀气。

朱涭灵吃惊地说:“是麟儿是麟儿的相片?可是——”

沈小夏右手指着陈枫恶狠狠地说:“没错这是我刚刚不久前收到的彩信是那个可怜的麟儿而且我们都知道在那个屋子里只有你这个有钱的小少爷才拍摄了他的相片并且存进到电脑中去了。”

陈枫说:“你神经我根本就没有过这样的相片给你。没错我承认我是拍摄过麟儿的相片。但是我才没有无聊到要这样的相片给你。我们现在为青青这个案件都快要焦头烂额了谁还会这样的相片给你啊。”

周庆羡在一旁说:“彩信过来你应该可以看到手机号码的啊看看手机号码不就知道了吗?”

沈小夏说:“我早就看过了是经过特殊处理才过来的根本看不到手机号码。如果不是存心要捉弄那何必要搞这么多呢?所以——”

陈枫不耐烦地打断沈小夏说:“我说过了那不是我的。而且麟儿的事件不是一早就过去了吗?麟儿也已经死去了你看到一张这样的相片就大雷霆是不是神经质了?”

朱涭灵观察到沈小夏此刻的脸上突然浮现一种非常奇怪的神情非常怪异的神情有张扬的歇斯底里也有深深的掩藏不住的恐惧。她看了看陈枫然后说:“反正以后你再往我手机婴儿的相片看我饶不饶你。”她说完转身走出了房间。

陈枫此刻有点哭笑不得望了望朱涭灵和周庆羡气呼呼地说:“告诉我我是在梦中还没有苏醒过来。她到底是怎么了?一张这样的相片就令到她疯成这个样子。”

朱涭灵脑海里浮现的是沈小夏刚刚那个诡异的神情沉重地说:“我想她一定有着什么苦衷或者是心事的。陈枫你也不要过多责怪她了毕竟她的确是有些神经质我们这几天的确遇到太多不平常的事情了。”

陈枫吐吐舌头说:“我也不能耐她怎么样啊不过大哥你也要相信我啊刚刚你也看到我是在和你们一起的我有没有彩信给她你应该知道的。”

朱涭灵脑海中闪过陈枫一直把玩手机的画面。他淡淡地说:“的确我们相信你。”

陈枫说:“我被她这样吓了一吓有些累了。算了大家回去休息吧。”

朱涭灵和周庆羡从陈枫房间走出来。

朱涭灵说:“周大哥你说到底是谁要一张麟儿的相片给沈小夏呢?”

周庆羡说:“你要我确切回答的话我也回答不出来。除了你和我其他人都应该有可能。因为知道沈小夏手机号码以及遇到过麟儿的只有我们七个人所以肯定是我们七人当中的某一个。刚刚我们三人都在房间这样做的可能性不高。因此只有许菲、李蕊青以及杨州三人有嫌疑。所以所以我觉得应该是——”

朱涭灵说:“我知道你想说是老杨。唉我现在开始怀疑我们今次来探险寻宝的意义了。我始终觉得不会是老杨。而且我对沈小夏为什么看到麟儿的一个相片而出现火冒三丈疯了般的行为不解。按道理我们对麟儿的恐惧已经消除了再次看到这样的相片应该只是稍微觉得吃惊的但是她刚刚的行为却那么反常甚至不顾一切地扇了陈枫一记耳光。”

周庆羡说:“的确如此而且我猜想这个相片给沈小夏的人一定是了解沈小夏非常害怕这相片的。那么这个人又是谁呢?我们在来此前根本就不认识的。”

朱涭灵陷入了沉思他说:“不也不能这样说。也许在我们这七人当中有可能是之前就相识的只不过此刻在掩饰给我们看罢了。”

周庆羡说:“唉我不想去想了。想到就头痛今晚好好休息吧。”

朱涭灵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不知道为什么他脑海此刻竟然浮现出了那个在广州车站遇到的那个神秘诡异的老人的脸庞:老人布满如同蚯蚓般皱纹的脸笑起来时候露出黄的牙齿。老每颗牙齿上都纠缠着一些黑色的丝状东西就像黑色的海藻半绕在牙齿上面。那个笑容那么诡异。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