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市医院对去年发生的34天婴儿死亡事件进行了回应,并积极配合

#我在头条搞创作#

2021年5月28日凌晨2点多,石家庄出生仅34天的男婴儿突发肠梗阻并伴有发烧症状,父母紧急送往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急诊。

到达医院时间为2:50分,男婴发烧医院拒收。家长苦苦哀求无济于事,家长和男婴做了核酸检测后被安排到方舱。

看着时渐严重的孩子,家长焦急万分 。凌晨5:11给医生打电话催促,问还要等多久。5:29发现孩子情况危险,再次给医生打电话说,孩子严重脱水,都叫不醒。催促希望赶紧转到医院进行治疗,被拒绝。

Home

家长坐立不安,痛苦异常,时刻关注孩子的状况。到了早上7:38,突然家长发现孩子不行了,惊恐万分的给医生打电话说“25床,你快过来看看吧,孩子不行了,屎都从鼻子里喷出来了,都不哭了”。

屎都从鼻子里喷出来了, 孩子都不哭,但是护士来了,竟然只有一句“要喝退烧药”。

家长憋着无限的委屈与愤怒,给护士沟通,孩子是肠梗阻,我们不要退烧药,你给捅一下便。护士回答,她们这块不是专业地给孩子来弄的。家长都绝望了,苦苦哀求护士,核酸都做过了,搞一下特殊,让住进ICU。

经过漫长的9个小时的等待,到了中午11:50,男婴终于获准进入ICU治疗。

可是很不幸经过19个小时的治疗,仅34天大的男婴离开了人世。(来源杭州日报)

孩子肠梗阻,屎都从鼻子里喷出来了,这得多严重,而且发烧严重脱水,每一项都危及了生命。明显症状不哭了,叫不醒,这是症状已经万分危急,孩子随时可能停止呼吸。

一个34天婴儿多么痛苦,家长绝望得不能再绝望了。就算做核酸有加急的也不用九个小时,方舱是一个新冠隔离治疗的场所,怎么能收入才34天大的肠梗阻婴儿,医院都分专门的妇幼,儿科。

最后还有让人不解的,医疗鉴定结果,家长负主要责任,医院负次要责任。

今年五月份家长提起了诉讼,河北医科大学第二医院近日也回复,已成立专门调查组来调查,案件在审理中,积极配合调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